注册送20元体验金

丁米年龄刚入而立,谈吐不俗,容貌清丽,光彩照人的外貌与同样出色的事业使她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单身贵族”。她当然不是独身主义者,亦不乏缺求者,只是姻缘不到。心里期待,但她并不着急,告别双十年华从来不是让步自我坚持的理由。

缘分是很奇怪的,说来就来了,不会事先打任何招呼。在公司10周年庆典上,她认识了任涛。他是客户公司的高层,代表公司前来祝贺。男人的确不需要五官的精美,任涛吸引丁米目光的是他面部表情中那种不容置疑地值得被信赖的自信,丁米欣赏自信而有实力的男人。

两人站在一起,身边的人才恍然大悟什么叫天生一对。他们发展得很顺利,好像天生就该在一起的样子,然而任涛有过一次婚姻,还带着一个孩子。丁米知道她那一对尊重她等待真爱的选择、却固执于某些世俗条件的父母不会轻易接受他。

果然,父母强烈反对,坚决不肯让他们一直放在心尖上疼爱的女儿去成为一个孩子的继母。从小到大他们都尊重她的选择,理由很单纯:因为这样能让她快乐。而这件事,父亲和母亲双双拿出势不两立的姿态全力反对,理由也很简单:因为以他们的人生阅历来看,他们坚信这样的现实一定会打碎丁米未来的幸福。

作为成人的丁米当然可以自己作主,但她舍不得父母如此难过。起初任涛试图用自己的能力令她父母接受他,但戴着有色眼镜的眼睛已经看不到他的精彩。后来他希望时间能慢慢让老人们看到自己的真实,然而,丁米在亲情与爱情的角力中渐失轻盈笑颜。任涛看她在两难中失去决断力,心里比她更无奈,一次灰色幽默中他也爆发了,不知怎么突然意想天开,说:“算了,要不你也去结一次婚,我等你。”说的时候没当真,后来就成了一根无计可施中的“稻草”。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