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白血病女孩地铁内扮卡通人物求助 男友不离弃

  昨日,燕郊,黄德利和其男友张渤掬在租住的房间内。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

  因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需要花费近60万进行骨髓移植,近日,26岁女孩黄德利和男友一起,装扮成日本动画片中的卡通人物形象“小千和无脸男”,在北京地铁10号线里散发“求助信”,希望引起社会关注,为治病筹得捐款。

  地铁内扮卡通人物

  筹款为“活下去”

  “我们也想过七夕。”在北京地铁10号线里,一个穿着黑色长袍,戴着白色面具的男孩,牵着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女孩,在过道里穿行。

  男孩拿着一封“求助信”,标题写着,“无脸男的陪伴,使我有力量抗击血癌。”并附有诊断证明和筹款信息。

  这两个人,是患病的黄德利和男友张渤掬。

  2016年7月,26岁的河南女孩黄德利,突然出现头晕、贫血等症状,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在经历了半年多的化疗之后,今年7月,由于基因反弹,医生建议,“尽快进行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有80%的几率治愈。”

  然而即便是在无重度排异或严重感染的情况下,医生表示,仍需要移植费用约60万。

  “之前的化疗已经花费近40万,家里能借钱的亲戚都借了一遍,连学校之前的同学都借了钱,可是无论如何,都得想办法筹钱。”黄德利大大的眼睛看着窗外,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想活下去。”

  受“沙包爸爸”启发

  网上买70元卡通服装

  怎么会想到扮演成日本动画片的卡通人物?面对疑惑,黄德利摸了摸还有些扎手的头发,笑着说道,“我记得之前有一个沙包爸爸,在地铁口为孩子筹款的事。我们想着,生病需要救助的人太多,怎么才能吸引别人的注意。”

  由于从小是宫崎骏的粉丝,尤其爱看这部经典的《千与千寻》,黄德利一直感动于主人公“小千”坚强独立的性格。

  “动画片里最经典的镜头,就是小千和无脸男坐着电车,找方法救出爸妈。”黄德利认为,“就像我和我男友,在地铁里求助,不过是为了救我自己。”

  从8月1日上午开始,他们从燕郊医院附近的出租房处出发,换乘近两个小时后,到达地铁10号线的起点站。来回两三趟后,再乘坐着两个多小时的车回家。

  在黄德利租住的屋子里,这套卡通衣服被整齐地叠放在柜子里,是两人花费70元在网上买下的。“很便宜,衣服也很轻,就是穿在身上,透不过气来。”

  到目前为止,黄德利通过这种方法,收到捐款3000元左右。在笔记本上,她把收到的钱一笔一笔做下登记,“收到的钱,一定会记下来进行公示,不能欺骗好心人。”

  男友不离不弃

  “卖肾也要给她治病”

  由于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刚出生的黄德利被送至大伯家里寄养,12岁的时候,养母因为脑溢血突发去世。随后生母一家,去了遥远的新疆。

  “整个家,一直都是我养父一个人支撑着,把我们拉扯长大。”提到养父,黄德利忍不住眼眶发红,“他在北京做绿化工作,一个月两千工资,以前要照顾哥哥,现在又加了一个重病的我,整个人瘦了一大圈。”

  2012年,黄德利遇上了大学同学张渤掬,并开始恋爱。毕业之后,两人异地工作,直到意外查出白血病。

  “我第一时间给他打电话,告诉他,我们缘分尽了,分手吧。”黄德利哭着,第一次狠心对男友说出分手的话来。

  张渤掬没有同意,陪伴着她的整个治疗过程,今年7月,张渤掬辞去工作,准备在她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前后,专心照顾她。

  知道医院在中华骨髓库里找到配对成功的供体,两人开心不已。然而最迟9月底,如果没有这60万的手术费用,只能是错过,再找更是困难重重。

  “她有时候会说,如果明天我就死了,那今天我要把所有味道的泡面全部吃一遍。我告诉她,我要她活着,我会拉着她的手一直走下去。我年轻力壮,卖肾也要给胖子(黄德利)治病。”2016年5月12日,张渤掬在朋友圈写道,答应我,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