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兵临城下 要不要这样草木皆兵

  我正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跟苏镇定今天中午吃饭的地点。他问我想吃什么,我答都行,他回我特别暧昧的几个字:我想吃了你。

  突然,一个打扮精致的漂亮女人从我的办公室门前经过,办公室里的人开始窃窃私语,说苏总的老婆来查岗了。没过多一会儿,苏镇就给我发来信息,他说中午临时有事,出不去了。

  屋子里的空调开着,可我却感到浑身燥热,同时也惊叹,原来苏镇的老婆那么风情那么美,跟我想象得完全不一样。随后听人事部的同事说,苏镇的老婆,叫梅青,不日将来公司就职,而且,梅副总的办公室就在我们财务部的隔壁。兵临城下,我有些心惊胆战,可能就是所谓的做贼心虚。

  晚上苏镇请吃饭,算是补偿,可我却兴致不高。他猜出了几分,说梅青就是孩子刚上学闲得慌,估计过一阵对上班的新鲜劲没了,就得自动回家。

  然后我就问苏镇,那吃完饭你回家么?他眯眯眼,笑着看我,递过一张房卡,说房间都定好了。正好这个时侯,我的手机震动,一条微信潜进我的手机说:他骗我说外面有应酬,谁信呐?谁信谁就是大傻瓜!肯定和狐狸精在一起鬼混呢!

  这个陌生的微信号是什么时候加进来的我完全没印象了,但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就是梅青,她正步步为营地收复失地。

  其实,我跟苏镇并非她想的那样。我一向低调,与苏镇进退有度,这份情感温度刚刚好,在这个二十几人的公司里,瞒得天衣无缝,倒也逍遥自在。我从没要求过苏镇能带给我什么,也从没要求过他在职场上对我有更多照顾,或者影响到任何人。只不过在这个冰冷的城市,我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苏镇给了我一份恰到好处的温暖和慰藉而已。梅青何必这样草木皆兵?

  我对着微信讪笑一下,苏镇马上看出我的异样,忙不迭地问我,是谁发来的微信,不会又是哪个小帅哥吧?我回他说是一个多年不见的老同学,不知怎么找到我的。苏镇表情放松了一些,用目光指了指桌上的房卡,说,你先去,我随后就到。

  收复失地

  每天都如履薄冰

  梅副总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走访各个办公室,特意在我面前停留了许久,多说了几句话。

  这回中午约我吃饭的人变成了梅青。我只得挺起胸脯,假装坦然赴约,就像从来不曾染指过她的男人一样。我甚至做了最坏的准备,她要是跟我摊牌,我也绝不矫情虚伪,跟她有啥说啥。

  然而,事情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梅青既没像个怨妇似地跟我絮叨他们的婚姻如何如何不幸,也没有对我提出什么无礼要求和威胁,她摆脱梅副总的架子,表情平淡地聊些时尚八卦和美食,就像一个贴心的邻家姐姐。终于,梅青说到了让我心惊肉跳的重点,提到了苏镇,她说,小樊,你来公司快一年,苏镇一直夸你是他的得力干将。

  我只感觉血往上涌,不紧张是假的,这样的对话,真是如履薄冰,处处陷阱,很有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让自己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正好借着机会表表衷心,我说,我只是尽力把事情做好而已。

  话题点到即止,快过午休时间了,我说,梅总,我们早点回吧,公司还有不少事。此后,我好像摇身一变成了梅青在公司里的心腹,有什么事,她都爱和我说,还会偶尔征询一下我的意见。可对于苏镇,她不提,我也绝口不提。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日日提心吊胆,每天的工作和生活就像在走钢丝,随时都有失衡掉下来的危机感。

  而另一边,梅青以陌生人身份试探我的微信经常在半夜悄然而至,这段时间以来从未间断,而且内容不断升级。她说,那个勾引别人老公的小狐狸有什么资本和资格跟我斗?除了比我年轻点,她有什么?我一定会让她死得很难看。

  这行字出现在我眼前时,顺带着浮现在我眼前的,是梅青那张妖艳精致而杀气腾腾的脸庞,让我感觉不寒而栗。

  一场误会

  却让我走出感情的泥潭

  由于一段时间以来的休息不好,我的精神差得很,脸色也没有了之前的红润,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我斗不过她,我缴械投降,本来就没奢求什么,大不了我走还不行么?

  现在,我已经憔悴得没了人样,苏镇对我也没有了之前的热情,梅青的目的应该算是达到了吧,可她还是不想放手,摆出一副对我斩尽杀绝的架式来。

  是的,梅青并没有打算放过我,她最阴险狡诈的地方还在于,她乐于在苏镇和众人面前扮好人。她见我说脸色不好,可能是血气不足,所以要请我到她家中做客,亲手煲乌鸡汤给我喝。我敢去么?她要是阴毒一点,在汤里下什么猛料,我怎么办?我不敢去,借我个胆,我也不敢去。我决定离开了,一场温情而已,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再和这个精神分裂的女人较量下去,我也会成为精神病的。

  我跟苏镇提出了辞职,他想挽留,还说梅青对我很欣赏,问我为什么非走不可。我不答话,几度欲言又止之后,苏镇只说了句:公司的大门永远对你敞开,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我摇摇头拒绝了。两个女人为了他暗战较量了这么久,他都毫无察觉,这让我的离开显得有几分悲情。

  离开这座冰冷城市的那一刻,我想起还有一件事要办,结束这场暗战变成明战。我手指翻飞果断地给那个陌生微信号发了一条信息,我说:梅青,我要永远离开了,你赢了,不用再躲躲藏藏了!

  没想到,信息马上回复过来,对方跟我连说三声对不起。我想,这个时候还在假装虚伪,真没意思。但紧接着的下一条信息,就让我开始嘲笑自己了。

  对方说,对不起,我老公出轨了,是办公室恋情,连家都不回了,我非常寂寞,想找人倾诉,所以在他公司办公楼搜索附近的人时找到了你。紧接着下一条信息又发过来说:对不起,如果这件事给你带来了困扰,我非常抱歉。

  都这个时候了,道歉有用么?

  我终于将这个陌生号码删除了好友,同时在心里也对她说了一声感谢,感谢她让我走出这一段感情的泥潭。 馨小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