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关于男女性互相配对的实验出自麻省理工学院著名经济学家Dan Ariely的《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实验规则:

  实验对象是男女各五十位的年轻单身男女。然后制作了写了从1到100数字的卡片。

  男生贴单数,女生贴双数,分别贴在这些男女后背上。也就是说,其他人看得到他们的数字,他们自己看不到。

  他们并不知道最大的数是100,最小的数是0。

  实验要求:

  大家在有限的时间里去寻找一个异性配对,只要两人加起来的数字越大,得到的奖金就越高。如果没有配对,则没有奖金。他们可以随意沟通,但是不可以告诉对方数字。

  奖金金额为男女编号加起来乘以10倍。比如,74号男生找到了83号女生配对,那么两人可以获得(83+74)*10=1570美元的奖金。但如果2号女生找到了3号男生配对,那么两人只能拿到50美元了。

  实验开始:

  由于大家都不知道自己背后的数字,因此去查看别人的数字,很快最高分的男生和女生被大家找出来了。

  是99号男生和100号女生。

  这两人身边围了一大群人,大家都想说服他们和自己配成一对。

  “你应该和我配对,我会对你很好很好!”

  “我对你一见钟情可以付出一切!”

  没错,这些高分男女天生就自带平常我们所说的男神和女神的光环。他们是被众多人追求的对象。

  但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决定他们只能选择一个陪伴,所以他们变得非常挑剔,他们不知道自己的分数是什么,但是看身边那些众多殷勤跪舔的追求者们,就知道自己的分数肯定很高。

  为什么有的女生会那么“高冷”?不是天生如此,而是因为一直身边充满各种乱七八糟的追求者,哪有时间精力一一应付?所以她们会首先学会把不合格的人拒绝掉,淘汰出局。

  那些被淘汰的追求者只能降低标准,原本想找90分以上,慢慢的发现80分也可以,甚至六七十分也能凑合了。

  但数字太小的人就会面临非常惨痛的局面,他们不停被拒之门外,被厌恶嫌弃。

  一位参加者时候表示对人生有了感悟,在参加了这场游戏之后,他在短短几小时就感受到了人间的冷暖——他们背后的数字太小了,这个游戏对他们来说是地狱难度。

  他们开始另辟蹊径,寻找解决办法:

  一是找个和自己差不多的凑合得了,大家都是个人数,谁也别嫌弃谁。虽然奖金少一些,但胜过什么都没有。(大龄青年为了结婚而结婚的凑合现状)

  二是提出增加附加价值的条件,比如如果你和我配对,奖金你可以分到百分之80;如果你答应和我配对,今晚我会送你很好的礼物等。(追求者通常会承诺更多的要求来交易对方的同意,比如彩礼房车一类)

  每个人都各有心思犹豫或者期待,但时间快要结束了(等同黄金择偶的年龄)还有一些人没有找到对象急不可耐,只能胡乱找人完成游戏。因为没有配对是拿不到一分钱奖金的。

  实验结束:

  最后的发现,大部分配对的男女数字都比较接近,和我们常说的“门当户对”异曲同工。两人分数相差20分以上的基本没有。

  更有趣的是你们总会关心的100分女生,她选的不是99,甚至不是90分以上的任何男生,竟然是73分男生。这究竟是为什么?

  原来她在面对众多追求者的时候,采取了“观望”的策略,由于她不知道最大的分数是什么,所以她一直在期待分数更高的男生出现。等大家都快匹配完了,她才开始着急,尝试去寻找90分以上的男生,但是他们都已经有了女伴,男生们不愿意抛弃现有的高分女伴,为了一点奖金来损失自己的名声(已婚男生心态)。她只能去寻找愿意和她匹配的最高分,也就是那位73分的男生。

  我们可以从中间看到太多的感情真理:

  1、爱情和这个实验有异曲同工之妙,我们局限于社交和环境,不可能去接触每一个人去观察他的分数。

  2、很多时候,只需要看他身边的追求者多少,就大概知道他的分数了。

  3、分数低的人去追求分数高的人总是极为艰难,并且要付出更多更多,当然事实上努力也很难改变对方也愿意找分数更高的人的局面。

  这是比日常案例更具有说服力的人类恋爱行为。

  现实中的恋爱通常比这个实验更难。任何人一定会在接触一个异性的初期就会下意识的判断对方的价值,因为我们接触的人更多,更复杂,并且所有人都会用一些行为伪装价值更高(吹嘘,展示),没有明确的分数贴在背后。

  并且,你的追求行为无论如何耍花样,跪舔,许下承诺,也不如你拥有一个自身较高的价值。

  想学习如何提升自身价值,关注微信公众号“一见恋爱”来系统学习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