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徐立和吕曼真是一对玉人。徐立的眉毛长而黑,头发有一点卷。吕曼真像一颗香白杏。他们穿戴得很讲究,好像随时要到照相馆去照相。两人感情极好。每天早晨并肩骑自行车去上班,两辆车好像是一辆,只是有四个轱辘,两个座。居民楼的家属老太太背后叫他们是“天仙配”。这种赞美徐立和吕曼也知道,觉得有点俗,不过也还很喜欢。

  吕曼死了,死于肺癌,徐立花了很高的价钱买了一个极其精致的骨灰盒,把吕曼骨灰捧回来。他把骨灰盒放在写字台上。写字台上很干净,东西很少,左侧是一盏台灯,右侧便是吕曼的骨灰盒。骨灰盒旁边是一个白瓷的小花瓶。花瓶里经常插一枝鲜花。马蹄莲、康乃馨、月季……有时他到野地里采来一丛蓝色的小花。

  有人问:“这是什么花?”

  “Forget-me-not(勿忘我)!”

  过了半年,徐立又认识了一个女朋友,名叫林茜,林茜长得也很好看,像一颗水蜜桃。林茜常上徐立家里来。来的次数越来越多,走得越来越晚。

  他们要结婚了。少不得要置办一些东西。丝绵被、毛毯、新枕套、床单。窗帘也要换换。林茜不喜欢原来窗帘的颜色。

  林茜买了一个中号唐三彩骆驼。

  “好看不好看?”

  “好看!你的审美趣味很高。”

  唐三彩放在哪儿呢?哪儿也不合适。林茜几次斜着眼睛看那骨灰盒。

  第二天,骨灰盒挪开了。原来的地方放了唐三彩骆驼。骨灰盒放在哪里呢?徐立想了想,放到了阳台的一角。

  过了半年,徐立搬家了。

  什么都搬走了,只落下了吕曼的骨灰盒。

   他是真的忘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