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自从亚当夏娃创造了人类之后,有一个词儿在人们脑海或者胸腔中始终是热度不减。莎士比亚眼中的罗蜜欧与朱丽叶,雨果笔下的卡西莫多与爱丝梅拉达,这些传奇的西方爱情故事,相信一定是感化了不少的痴男少女。中国的西厢记、红楼梦还有天仙配,这些带有幻想色彩的东方爱情故事,几乎成了家喻户晓的爱情模式和荧屏话题。

爱情,无非是两性相悦而牵手白头的人生故事。多少年来,有多少情商发达或者低下的男女老少为了那朝朝暮暮的事儿,演绎出了无数传奇又动人的故事。谁敢说西门卿与潘金莲不是为了爱情而活着?谁又敢否定那些高官包二奶不是因为爱情饥渴去挺而走险的?

两性之间的那点事儿,真是说不清又道不白。只是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那就是文学的力量。当代着名作家丁捷先生的依偎一经问世,那小说中凄美的爱情故事不仅震撼了中国文坛,还飘洋过海诱导了不少的蓝眼睛高鼻子。由此,丁捷先生从个青春写手升华为灵魂作家。在我看来,依偎可以称作是现代爱情的典型杰作之一。

但是,话还得说回来。无论是古典名着中的爱情故事,还是依偎式的爱情小说,它们毕竟只是作家们眼中的理想主义文学。那些整天奔走于吃喝拉撒的男男女女们,为了传宗接代也罢,为了愉悦性情也罢,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异性人走到一起,他们的爱情故事毕竟是平凡的,甚至不可能都是文学大家笔下的传奇模式。

无论是梁祝式的爱情,还是依偎式的爱情,在我看来,都是极端式的又带有凄美情感的。普通人的爱情没有那高大上,也不可能流芳百世。因为,大多数的爱情主角都是要食人间烟火的,他们的故事更地加入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味道。

爱情,其实就是蛋炒饭。两个陌生人走到一起,难免会说出锅夹生饭。看着碗中难以吞咽的半生不熟的带有米香味的充饥物,倒掉了着实可惜又涉嫌浪费。最好的办法就是打个鸡蛋再加入一些胡萝卜豆子之类的辅料,用油在锅中重新炒一下,变成一种全新的又是可口的米饭。

爱情,其实就是过家家。两个情趣相投的伴侣在一起,天天围着锅碗瓢盆,时间久了就会产生泛味。用过家家来形容普通人的爱情,真是一点也不过分。生儿育女那是动物的本能。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男人和女人,调情、悦性才是天职所在。当然,过家家也是有风险的,需要游戏中的两个人彼此协调,才能收获快乐。

爱情,其实就是股份制。当两个男女相互牵手组成一个家庭时,他们就当着亲朋好友的面在法律上注册成立了一家股份制公司。这个独特的股份公司,男女双方各以百分之五十的情感资本投入运营,这与房子票子车子统统无关。有些懂得经营家务料理情感的夫妻,直至金婚乃至钻石婚时依然处于恋爱状态。一旦感情破裂,这个股份公司也就宣布破产倒闭。相反,当人们发现卡西莫多和爱丝梅拉达拥抱在一起遗骸时,该敢说他们的爱情是虚无主义,他们的家庭股份公司是空中楼阁?

说来说去,我似乎又回到了原点。爱情,本来就是相互依恋又相互依偎的情感游戏。当代着名作家丁捷先生的高明之处,就是将男欢女爱用依偎二个字就演绎了小说主人公的情感之路。所谓爱情,就是常爱常新,就是悦性悦情。如此说来,依偎中的情人也罢,恋人也罢,或者是爱人也罢,人人都是情爰大师,人人又都是文学大师。因为,只要每个人真心真情依偎在一起,我们就是雨果,我们就是丁捷。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