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那年,她终于决定逃离嗜赌成性的先生,从北部的旧家打包,

  带着三名子女风尘仆仆地下到南部避开先生与债权人的纠缠。

  接下来的每天,她清晨三点半就起床,

  骑着从邻居那要到的破烂二手脚踏车,到市场采购当天需要的菜色,

  回家仔细地配料卷成漂亮可口的寿司,

  再趁年轻人赶着上学和上班的时间,到公车站前摆摊叫卖。

  卖完早餐回到家,两个孩子已经到学校去。

  她拿出一块块布料按工厂要求裁制成需要的样式,

  这样忙没几个小时,到快中午时,

  她得顶着艳阳或大雨将存放在冰箱里的第二批寿,

  带到某个热闹的街头一面躲警察、一面叫卖。

  卖完午餐,她再回家里赶制更多的成衣直到四点多,

  她简单地为孩子们准备好晚餐搁在餐桌上,

  自己再胡乱塞些东西果腹后,

  又骑车到一家不怎么近的公司里打卡,摇身一变成为清洁妇,

  匆匆忙忙地在各个楼层间打扫清理。

  晚上十点她回到家,孩子们已经该休息。

  她得相当努力才能维持自己母亲的身份,

  温和地唤他们上床睡觉,

  将所有因为疲惫、虚脱、怨怼、悲伤而几乎要涌出双眼的泪水吞回肚里。

  这样一天硬撑过一天,几年后她终于存下一笔钱,

  便不再卖那最耗费她体力的寿司,也推辞了成衣加工,

  白天到附近一家花店卖花,晚上仍当她的清洁妇。

  又过了一两年,朋友将花店顶让给她,

  她干脆也不做清洁妇了,专心地经营起她的花店。

  渐渐地,她的花店生意愈做愈好,口碑比朋友经营时还响亮,

  她的生活获得更多改善,孩子们靠着她的牺牲,

  个个高学历、成就非凡。

  逢人问起她如何将自己的一生推到如此的颠峰时,

  她总是声泪俱下,提起所有的孤独坎坷,

  认为没人能比她更为凄惨,这一切都是靠自己挣来的。

  表面上为自己骄傲,内心里却难过无比──这么一条孤单漫长的路,

  竟然没人曾拉她一把。

  50岁这年,孩子们为她办了一个很特别的庆生会。

  她在花店里忙了一整天,疲惫不堪,走进客厅,

  屋子里的欢呼声几乎要掀了她的房子.

  她定睛一看,全是过去20年来的老朋友,

  他们之中很多人或先或后,都到了不同的地方发展,

  为着她的庆生会,还特地大老远赶回来。

  提起当年往事,那送给她二手脚踏车的邻居,因为放心不下她

  每天都得骑车,在当邻居的几年,

  定期帮她维修──她记起来,多亏他,

  别人脚踏车是愈骑旧,她的却是愈骑愈新,

  全由邻居自己掏腰包帮她换装零件。

  一位妇人静静地坐在客厅的角落,

  含着意味深长的泪水向她微笑──她记起这位心软的邻居,

  在早些年自己忙到没时间做晚餐时,

  她曾每晚定时出现,无论如何拉她到她家去吃东西,

  还要她打包回去给孩子吃。

  她有些讶异地,看着屋里一位位老朋友,

  有的人曾送她孩子衣物,持续好几年。

  有的曾免费帮她修理家电用品,从来不拿零件或维修费;

  有的曾在她病中分着接手所有的工作;

  有的曾自告奋勇,在孩子最需要有人订正作业时,

  每晚到家里来教她孩子……

  这些人来来去去,时代久远,她几乎都忘了曾有这些人存在。

  她转向她三个珍贵又贴心的孩子,

  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她的成功从来不是单靠自己,

  她的辛苦不曾孤单,太多人都帮她分担过,

  一颗沉郁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生命中的感恩,需要我们刻意去记忆、细数。

  太多人伸出手给过我们这里一点、那里一点希望的人,

  都像海边的沙,曾经出现,又消失无踪。

  当我们细数上天赐给我们的恩典时,

  才会发现我们靠着众人的支持,才有力量不断力争上游。

  感恩的心情,抚慰所有的孤独,也穿透所有看似牢不可破生命悲苦,

  拉着我们突破困境,不断超越。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