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唐小林

  王枣燕的小说《天堂有约》,可说就是一部现代版的“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的爱情悲剧。小说中纯情、凄美、坚贞、执着的爱情故事,让我们在阅读过程中无不为之心潮起伏,常常纠结和扼腕痛惜。小说中美丽淳朴的主人公何芳,是一位来自赣州乡下的农家女孩,在去赣州市赴初中同学的生日宴会时,不慎碰到了刚从商场出来,西装革履,拎着生日蛋糕,帅气的赣州市中学教师高凯明,这个意外的冒失相撞,为小说中一场出其不意、悄然而至的爱情埋下了伏笔。那一天,高凯明因为衣服被搞脏,脱衣服擦拭,匆匆离开时,不小心丢失了钱包。而好心的何芳却顾不得赶赴同学的生日宴会,一直四处寻找,直到找到失主高凯明。这对于此时的高凯明来说,他似乎已经和何芳在冥冥之中拉开了一场撼人心魄的爱情故事的序幕。这就像张爱玲所说,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中,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高凯明刚巧遇上了何芳,他已经从这一刻开始,不能自拔地喜欢上了这位来自乡下的“野丫头”。

  何芳老实巴交的父母,一辈子都与庄稼和土地打交道,却始终摆脱不了贫困。作为一个出生在偏僻乡村的农家女孩,何芳过早地饱尝到了人生的艰辛。每年儿女们的学费,成了何芳父母亲的心病,掰着指头数,只有在猪身上做文章。何芳的母亲因为劳累多病而去世。为了给母亲治病,家中的一点钱都花光了,还欠下了六千多元的借债。屋漏偏遭连夜雨,行船却遇打头风。为了给母亲还债,何芳的父亲在去县城打工时,不小心被汽车撞倒,没有留下一句话,当场闭上了眼睛。肇事司机看见路上没有行人,将何芳的父亲抱上车,开到郊外抛尸荒野,何芳的家人7天后才找到尸体。在父母亲这两根家中的顶梁柱相继坍塌的情况下,坚强的何芳毅然作出了一个痛苦的决定:退学,供弟妹们读书!从而小小的年纪,就开始了艰难的打工生活。在打工生涯中,何芳的命运,不断发生逆转。在酒店打工时,何芳因为心直口快,得罪客户而屡被炒鱿鱼,深爱何芳的高凯明,通过关系将其介绍到了一家幼儿园,担任幼儿生活老师。就在打工生涯刚刚开始走入正轨的时候,为了救不小心掉进河里的一位小朋友,不会游泳的何芳,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小朋友虽然得救了,何芳却在慌乱中进入了相反的深水区,情况万分危急。而就在此时,骑着摩托车从此路过的赵晓青,刚好看见何芳正在水中忽沉忽浮地挣扎的情景,于是便赶紧跳入水中救起了何芳。这段与救命恩人的奇缘,使何芳这个美丽的乡村女孩,在不经意间,走进了赵晓青这位青春小伙的心。而在接下来的故事中,何芳因为感觉到在爱情上被高凯明欺骗,决计要迅速离开高凯明。她一口气向前拼命奔跑,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在跑了30多米的一个拐弯处,无意识地一抬头,迎面与一辆摩托车相撞。摩托车的车主金海峰,是一位二十五六的年轻小伙子。事故发生后,他并没有立即逃逸,而是赶紧把何芳送到了医院,精心照料何芳。在此期间,金海峰对何芳的爱也迅速开始萌芽,并且潜滋暗长。

  在小说中,王枣燕非常注意故事的艺术性。我们知道,对于小说的描写,作家最容易误入的就是缺乏新意和平铺直叙的自我陶醉,而忽略了小说的艺术技巧。王枣燕在描写何芳对高凯明的爱时,采用的是中国小说中花开数朵、各表一枝的艺术手法。小说中,尽管描写了高凯明、赵晓青、金海峰三个年轻人对何芳的爱,甚至狂热的追求,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些描写同样是有主有辅、详略得当的。面对众多男青年对自己的热烈追求,出生贫穷的何芳,并没有失去理智,以致放纵自己,去亵渎神圣的爱情,而是始终保持着对爱情的圣洁的追求。惟其如此,当财大气粗的虞老板决定以五十,甚至六十万元的巨额高价来获取何芳的肉体时,何芳却丝毫不为其所动。当赣州市副市长的女儿温艳景在用金钱和利益诱惑何芳时,何芳表现出的,却是对高凯明决不放弃的勇往直前。但当温艳景用所谓的“艳照”捏造其与高凯明的关系已经如胶似漆、深入骨髓的时候,对爱情容不得一丝半点灰尘的何芳,却对“脚踏两只船”的高凯明进行了义正词严的痛斥。她要用果断的离开来捍卫自己的尊严和纯洁的爱情。

  在小说中,王枣燕并不是简单地描写何芳作为一个乡村女孩,如何依靠清纯和美貌就可以赢得高凯明、赵晓青、金海峰这样一些学历不错,自身条件非常优越,生长在城市的青年才俊的喜爱,而是通过多方面的,立体的艺术描写,生动地刻画出了一个独具个性的现代青年的鲜活的形象。比如何芳见缝插针地刻苦学习,在工作中的勤奋和努力,使其成为了打工青年中一位出类拔萃的佼佼者。何芳对油漆技术的潜心钻研,乃至申请专利技术,以及与工友们的和睦相处,受到公司领导的高度赏识,无一不体现出从当初一个懵懂无知的打工妹,到获得高薪的技术人才的成长轨迹。与此同时,何芳对于丑恶现象绝不退缩的揭露,包括对高凯明父亲的贪腐和受贿的毫不宽容,恰恰说明,何芳是一个真正敢爱敢恨的现代女性。正是因为有了这样诸多可贵的品质和令人钦佩的人格魅力,才使得高凯明们对何芳的爱更加坚定不移。

  《天堂有约》的艺术结构,通常是通过误会和巧合来完成的。这些误会和巧合,就像是作家预先设置的一个又一个的扣。在阅读的过程中,我们随着作家的描写,饶有兴致,一步一步地获得了一种出人意料,而又在情理之中的艺术享受。如高凯明父母对来自农村的何芳出身背景的歧视,何芳对高凯明父亲的痛斥,以及对高凯明“脚踏两只船”的偏听偏信等。随着一个个误会和谜团的解开,作家的描写也达到了高潮。尤其值得称道的是,何芳与赵晓青和金海峰的爱情,早已经超越了世俗的肉体之爱,而是上升到了一种精神的层面。温艳景对何芳涣然冰释的宽容和理解,已然成为了小说的一个亮点。当何芳得知高凯明身患绝症之后,她并没有立即退缩,而是冒着可能出现的各种风言风语,毫不考虑在高凯明去世后自己会守寡的舆论压力,迅速来到了心爱的恋人高凯明的身边,与其举行了一场跨越生死、惊天动地的婚礼。这种超越世俗,为爱而生,为爱而死,天堂有约的凄美爱情,就像作家在小说的结尾中所说:“爱情,每个人有不同的态度,有的人只想着一个结果,一旦得不到,便绝望了。有的人,更多在意爱的过程,永远铭记他的好,这段情感将陪他度过漫长的岁月。”

  高凯明与何芳的爱,赵晓青、金海峰对何芳的苦苦追求,正是王枣燕对我们这个时代,为正在寻找真爱的人们所进行的艺术的诠释。它使我们看到,美好的爱情,就像永远不灭的星辰,跨越生死,照亮夜空。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