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爱上男保姆 饥渴少妇的小骚被挑动的很湿润。那天婆婆在房里午睡,罗梦微在卧室里打开了照相簿。望着相片上丈夫亲切的笑容,罗梦微忍不住哭出了声。这时,一只手悄无声息地伸到罗梦微面前,上面攥着一张纸巾:“姐,擦擦眼泪吧。”罗梦微抬起头,看见阿海那双黑亮而真诚的眼里盛满了担忧:“姐,我早就知道你一个人在屋里哭。我知道你想大哥,可也不能太伤心了啊!姐,你前头的路还长。”

从那时起,罗梦微便将工作中不顺心的事告诉阿海。阿海总是静静地听着,末了恰到好处地宽解她两句。随着心结的打开,罗梦微对阿海渐渐生出一种亲人般的依赖。有时看着他洋溢着青春气息的俊朗面孔,罗梦微忍不住会想要是自己年轻十岁,或许也会被他迷住吧。

那时是夏天,人穿得又薄又少。夜深人静时,罗梦微总是情不自禁地想起阿海健壮的身体,呼吸顿时急促起来。那天半夜,罗梦微穿着薄薄的睡衣,拿着杯子去客厅倒水,不料正好碰上刚从浴室出来的阿海。阿海没料到罗梦微会在客厅,他只穿了条内裤。四目相对,短暂的尴尬过后,客厅里只剩下彼此急促的呼吸声。那一晚,罗梦微坚守了一年多的贞洁彻底崩溃了。

后来当罗梦微醒觉过来之后,这一切都太迟了,但是她却一点都不后悔,因为她实在太需要男人的呵护,太需要男人在寂寞的夜晚里好好将我自己满足

第二天早上,一宿没睡的罗梦微走出卧室,找到阿海,要求他把昨晚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阿海黯淡着脸僵硬地点了点头。表面上,罗梦微和阿海已恢复了“主仆”的关系。然而,阿海渐渐消瘦了。看到他这样,罗梦微心里充满了负罪感。晚上,等婆婆睡了后,罗梦微把阿海拖进房间,心痛地抚摸着他的脸。原本只想安慰他一下,可手指刚触到阿海的脸,罗梦微压抑许久的激情便一触即发。他们又滚到了床上……罗梦微感到自己再也离不开他了。

这一次之后,罗梦微不再自责,不再忌讳,然而纸里包不住火,罗梦微和阿海的事,终于被婆婆发现了。婆婆痛心地对罗梦微说:“你即使想找,也得找个身份相当的人正正当当地嫁了。你这样我死了也没脸见儿子啊!”婆婆哭得声音嘶哑,一声声唤起了儿子的名字,声音凄楚得让罗梦微要崩溃。罗梦微痛哭流涕地答应婆婆,辞退阿海。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