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22岁那年,椰子先生和鹿小姐相识于学校社团,一个是会长,另一个是副会长,两人日久生情成了众人看好的一对情侣。

23岁那年,天有不测风云,椰子先生遭遇了一场车祸。梦境中似有人呼喊他的名字,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已是躺在医院。轻微脑震荡,诊断结果不算严重,但需休养一些时日。彼时已临近毕业,椰子先生还没来得及签订正式合同,对方公司已提出了解除三方协议。

椰子先生毕业回杭,待他康复时,各大公司早已结束了招聘,他无奈地在人才市场兜兜转转,就像是在一筐烂桃子里挑一个不那么烂的。

鹿小姐求职顺风顺水,她轻松地以管理培训生的身份进入了在线旅游业的行业老大,只是工作地点在上海,两人谈起了一段漫长的异地恋。

25岁那年,恋爱风光明媚。鹿小姐为了爱情跳槽来到了杭州,她跟着他吃小区门口的盖浇饭,他陪着她逛超市和饰品店,他们一起挤公交,一起用笔记本看电影,生活简单却也幸福。学弟木木先生和她说,像椰子先生这样的人,只要放在人群中,一定是会发光的,她因此兴奋了好久。

26岁那年,感情渐渐脱轨。鹿小姐入职互联网巨头公司,事业蒸蒸日上,而椰子先生似乎遇到了瓶颈。结婚需要一大笔开支,他一边承担着房贷,一边努力攒钱,他不想让她等太久。偶尔,椰子先生也会和她商量,适当控制下消费,可她天生是个出手大气的人,她会兴高采烈地给椰子先生和他的妈妈买这买那,也会自己掏钱请她的下属聚餐游戏,她永远没有积蓄。但她告诉他说,反正我也攒不下钱,所以我们两个的支出我多承担一点,也是另一种努力的方式呢。然而对于未来,他苦恼,她担忧——他真的会在人群中发光吗?她已没有了底气。

27岁那年,逃不掉“27岁定律”。鹿小姐的身边总有一些男人对她特别的好,鹿小姐的内心,渐渐有了偏移。

唔,椰子先生爱得太含蓄,为什么不能更热烈一点?他还喜欢打游戏,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总是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为什么不能一起做点什么?事业上的差距越来越大,这样下去将来会不幸福的吧?

屋漏偏逢夜雨,鹿小姐的家庭横生变故。

“我陪你一起回去。”椰子先生打算陪她一起去面对。

“不用了,我同事开车送我去车站,等你过来再坐公交车过去就太晚了,让我自己去处理吧。”

他有点意外,之前无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都是他接送,这一次... ...或许是为了赶时间吧。

回来的那天,椰子先生又一次提出去接站,可她依然坐了同事的车。

“如果我一直发展不顺的话,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他不会让信赖自己的人失望,但此时此刻,他需要一个确信的回答。

鹿小姐迟疑了,片刻之后,艰难地说出了:“不-愿-意... ...”

突然间,他感觉自己对爱情的坚守轰然倒塌,没有了听觉。

一夜未眠,天色渐渐放亮,他呼喊了她的名字。

“嗯?”似乎她也是一样。

倒吸了一口气,他鼓起勇气对她说:“我们给彼此一点时间,想一想,该怎么面对这段感情。”

“我不知道你在这个时间点和我说这句话是不是合适,但我觉得我们确实该好好想一想了。”

他们约定给彼此一个月的时间去考虑。

3天后,椰子先生的事业又遭遇了一次重创,感情和事业的双重打击,让他陷入一种深深的无力。他给她发了短信,只是简单的叙述,但他多希望这个时候她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如果你扛不住的话,就来找我吧。”她回复。

为什么你不过来呢... ...可他回复的却是——不用的,我没事。

失眠、焦虑、无力,可他还是倔强着他的倔强。

“我们分手吧。”一周后,他收到了她的短信,他清楚地记得那是凌晨3点。

“好,周末我们见面说说清楚吧。”约定的时间还没到,已然有了答案。

椰子先生和鹿小姐的分手很有仪式感,他们一起去了移动营业厅——她来杭州的前一天,他用他的身份证为她申请了手机号。

办完了过户手续,她故作轻松地问:“你说,我们像不像是在离婚?”

“嗯。”他语气平静,心如刀割。

“最后一次。”她轻车熟路地挽起他的胳膊。

之后的之后,他记得她说:

“既然有人可以对我那么好,为什么我非要和你在一起?”

他想起对面的这个女孩曾对自己说——只要看到他就觉得很安心,椰子先生的心里,弄丢了他的椰子。

他一个人去了苏州,走过平江路的步行街,在“猫的天空之城”写过明信片,被苏州博物馆的淡雅所吸引。夜里,偶遇一家清吧,门口写着一行蓝色大字,“如果声音不记得”,下面是一行小字——时光寄存铺。他很喜欢这个名字。进门,女主人招待着客人,男主人正抱着吉他,弹唱着张学友的那首《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嘿~~唱到自己流泪...

他有点不能自已,分不清是因为歌声,还是因为回忆... ...

回家后,他捡起那把落了灰的吉他——他也曾是个抱着吉他在舞台上唱歌的少年。

当你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你能做的只是不断地往前走。练琴、读书、环湖,走过一条又一条街道,仰望一片又一片天空,一个人走走看看停停,事业也渐渐有了起色。

28岁那年,生活有惊无险。母上大人毫无征兆地晕厥,120的急救车上,母亲表情痛苦,两肩一耸一耸夸张地抽搐着,医生小声对他说,看你母亲的情况危险。他一度怀疑着——是不是又要经历一次失去,嘴上却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妈,你别怕,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我们马上就到医院了。”万幸的是,母亲日渐康复,生活又归平静。其间,椰子先生和鹿小姐也偶有联系。她还是会想起他,而他也一样,只是谁都没有提起那些敏感的字眼。

29岁那年,椰子先生谈过2段恋爱,也都真心付出过,明白了并不是好人遇到好人就能一直走下去。他屡爱屡败,却在每一次的失败中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好,他的优秀开始自然散发,由内而外。

30岁那年,椰子先生遇到了榴莲小姐。榴莲小姐好似榴莲,表面带刺,内心柔软,营养丰富,也有着一股独特的气味——她内心干净,善良直率,却也脾气急躁,爱好小众。

因为知道什么是无力,所以他更加努力,因为经历过苦难,所以学会了珍惜生活中微小而确实的幸福。

他看着她把整个人缩成一个球;他听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他微笑着看她嘿嘿嘿地傻笑,他唱着歌伴她在车上入睡。这一次,他希望不再辜负,他希望将这样的“小确幸”沉淀在彼此的细水流年... ...

故事讲完了,来说说“27岁定律”:

女人一生美丽的巅峰是在27岁前,此后,美丽的容貌状态便开始呈现逐渐递减的态势。男人一生魅力的开始是在27岁后,此后,之前的幼稚慢慢退却,成熟气质开始占领高地。然而,很多女人会选择在27岁时跟男友说分手,这就是让男人女人又爱又恨的“27岁定律”。

鹿小姐陪着椰子先生一起挤公交,一起吃路边摊,为了爱情义无反顾地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把自己最美好的5年托付在这个男人身上。只是境遇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当两人的差距逐渐拉大,他让她看不到未来,她的身边又有优秀的异性追求时,她也免不了会动摇,这时候她更需要她的支持和安慰,而他却没有成熟到能够处理好两个人之间关系的微妙变化。最终,她打碎了他对未来的期许,而他欠她一个终身的承诺。

在缓缓君看来,一段感情的结束,原因都是双方面的,如果两个人中有任何一个更坚定一点,熬过去了,或许会成就一个苦尽甘来的结局,只是生活永远没有如果。

椰子先生的老朋友曾问:如果现在从时光的尽头往回看,你还是会选择原来的样子吗?

椰子先生的回答是:人生就像电影里的蝴蝶效应,你永远不知道作出另一种选择是好是坏,所以能做的是只是不断往前走而已。

千万不要太高估人性,更不要站在道德的高地去要求你的另一半,没有谁有义务陪着谁吃苦,对于人性中短暂的犹豫和动摇,多一点包容和理解,多一点的相互鼓励,所有的不离不弃,只是因为珍惜而已。

如果你已然失去,请坚定地往前走,带着一颗温柔的心,你的努力会让未来的路越走越宽阔,当你的优秀由内而外自然散发时,迟早会遇到一个不辜负你深大情谊的人。

愿有岁月可回首,愿有前程可奔赴——希望我们都能有一个好归宿。(文/缓缓君)

作者简介:缓缓君,慢性子工科男;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公众号/缓缓说。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