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送20元体验金

  麦克和帕姆已经离婚10年了,这真是漫长又寂寞的十年。麦克自己生活,他的孩子们都不愿和他有什么来往。他已经有好几年没见过自己22岁的女儿曼迪了。

  当他回首自己的人生,他会有很多问题挥之不去:为什么会忽略自己的罪恶感,只想着一切总会过去?如果当初听了帕姆的请求......现在的自己又会如何?

  他感到疲倦,他渴望人生能有一个新的开始,于是他开始计划搬离印第安纳州,转去科罗拉多州居住——终于要离开这里了,这个帕姆和孩子们居住的地方。可就在这时,他接到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改变了他的人生和传承。

  "爸爸,我是曼迪,我 要和你谈谈"

  电话那头的曼迪在哭,麦克询问她是否平安,她说平安。

  麦克又不禁想到了前妻和他们15岁的儿子。

  "妈妈还好吗?"

  "还好"

  "马克呢?"

  "他也好。但我就是需要和你谈谈,爸爸,我能去见你吗?"

  "当然可以",麦克回答道,他挂断电话,可是手机马上又响了。

  "爸爸你现在住哪?"曼迪以前从没去过他的住处。

  曼迪已经结婚了,有了两个年幼的女儿。在过去的10年里,麦克错过了很多——生日聚会,家庭度假,还有曼迪的高中毕业典礼。就连曼迪的婚礼他也理所当然地不在受邀之列,甚至他都从没见过自己的两个外孙女。

  多年来,曼迪一直受父母的离婚所困扰。她总是与自己的丈夫聊到这些,但是丈夫的建议却是——"和你爸爸谈谈吧!"

  当曼迪来到父亲的家,当她在多年后终于亲眼见到了自己的父亲时,她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她和麦克聊了很多很多,最后才终于提到了此次拜访的真正原因:"爸爸,有没有可能,你可以让咱们家破镜重圆呢?"

  "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

  

  ——《以弗所书》5章15节

  麦克和帕姆从小就是一对,两人在描述自己前13年的婚姻时,都说那是梦想成真。他们与孩子们一起住在一个两层的农舍里,房子有红色的木瓦房顶,房子前面还有门廊,门廊上满是插满花的篮子。小树林,玉米地,还有起伏的草地环绕着他们的十亩地。在地的后面,还有一个小池塘,香甜的忍冬花铺满了周边的围栏。

  麦克从事的是工程工作,当结束了一天的工程后,他非常享受在家的"退休时光"的。"那时我可以回家,和家人们在一起......就那样自然而然地享受着生活。"

  帕姆也很幸福,她喜爱农场的生活。对她来说,没有什么能比把手指伸进湿润的土地,种上番茄,青椒和玉米更幸福的事了。当麦克回到家,热饭已经摆上桌了——桌上总是他最爱吃的肉糕卷和土豆泥。

  稀松平常的一个工作日结束了,帕姆可以听到麦克的卡车驶进小村车道时,碾压砾石的声音。她会从凸窗中观望他,在门廊上迎接他,并以一个温暖的拥抱或亲吻欢迎他的归来。

  当帕姆和麦克与教会里一对婚姻出现问题的夫妇成为朋友后,一切开始变化了。那位丈夫很少去教堂聚会,也很少和那位妻子一起参加社交活动。"所以那位妻子总是和我,还有麦克一起做各种事情",帕姆回忆说。

  最初,帕姆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她和那位妻子喜欢一起购物,她们是很好的朋友。麦克和那位丈夫也是朋友,他们常常一起去划独木舟,一起钓鱼。

  有时电话会在夜间响起。"我想这可能是那位丈夫",帕姆回忆说,"但后来我才知道电话是那位妻子打的。"之后,帕姆发现麦克和那位妻子会一起外出去餐馆吃饭——只有他们两——在一起谈论着她的婚姻问题。

  "我想和麦克谈谈",帕姆回忆说,"但谈话却总是以争执结束。"帕姆告诉麦克他与那位妻子的关系是不正当的。"我觉得我们的合一被破坏了,麦克正向那位女性朋友慢慢倾斜而去。"

  麦克怎么说呢?他说:"你真傻......这是嫉妒......你可是我家里的那位,我的工资可是上交给你的。一切都平安无事。"

  在帕姆质问了麦克后,他开始变得冷淡生疏。他总是坐在客厅的那个转椅上,无言地面对着墙壁。他开始在晚餐时间迟到,但又不解释自己的行踪。

  帕姆的心碎了。她觉得自己失去了丈夫,有另一个女人把她丈夫抢走了。"我和他说不通,我无法让他明白他在对我们的家做着什么",帕姆说。当她试图谈论这个问题时,麦克总是宣称这是帕姆自己的问题。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那个曾经满有爱心的丈夫已经变成了一个满不在乎,毫无触动,不带感情的人。对麦克来说,那个曾经他认为是"性情温和"的妻子,如今在他眼中也成了一个论断、嫉妒又消极的人。他总是觉得自己是"正确的",因为他没和那个人发生任何性关系。

  

  "智慧人家中积蓄宝物膏油; 愚昧人随得来随吞下。"

  

  —— 《箴言》 21章20节

  麦克持续地否决着帕姆的控诉——直到有一天他回到家,发现自己所有的东西都被扔到了门廊上。帕姆把他的打猎装备、渔具、靴子、吉他,还有班卓琴都打好了包;他的衣服也被塞进了几个垃圾袋,放在那里。他想去开门,可是发现锁也已经被换过了。

  又吃惊,又生气,麦克大声喊着自己的妻子,但她却拒绝给他开门。她让他离开。

  帕姆曾希望麦克能清醒过来,看到他对婚姻的所作所为。麦克也不愿失去家庭,但他却相信帕姆已经不愿他再回家了,所以他觉得自己的离开是对的。再后来,他租了一个房车,住了进去。

  看到麦克不再为拯救婚姻而努力,帕姆感到非常愤恨。她恐惧,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回头,因为我不能继续之前的那种生活。"

  至此,麦克和帕姆走上了一条经典老路:分居,然后离婚。差不多一年后,他们的婚姻就合法地结束了。

  那个之前两人都爱着的农场呢?根据离婚协议,它被卖了。

  

  "你带到田间的种子虽多,收进来的却少,因为被蝗虫吃了。"

  

  ——《申命记》 28章38节

  离婚几个月后,麦克才终于意识到自己为与那个女人的"友谊"付出了大多的代价。"我把一切都搞糟了",他想,"但是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弥补"。失去帕姆和孩子的现实慢慢沉淀下来,他决定放弃骄傲去和帕姆谈谈复合的事情。在去帕姆家的路上,他在自己的办公室停下来,想先解决一点工作。

  "听到消息我简直太震惊了!"办公室的秘书在看到他时,这样感叹道。

  "什么消息?"他问。

  "听说帕姆这周末要结婚了!"对方回答。

  麦克被沉重地打击了。"我意识到一切都完了",他说,"如果她都快要再婚了,我还去她那里做什么?"

  帕姆确实是再婚了,并且还在商业管理上取得了学位,自己开了个面包房。麦克则继续在工程公司工作,而且工作时间越来越长。因为他不仅要支付房车的租金,还要支付孩子们的抚养费。

  曼迪和马克都认为父亲才是家庭破裂的罪魁祸首。"多数情况下,当我去拜访他们的时候……孩子们会离开客厅,躲到自己的房间去,他们关上房门,我只好在客厅里自己呆半小时。"

  而他和那个教会里的女人呢?他们从没发展成什么稳定的关系。那个女人也和丈夫离婚了,她和麦克约会了几年,两人最终还是分手了。

  当麦克决定离开印第安纳搬去科罗拉多时,他觉得自己想在走前见见几位老友。所以他拜访了一个乡村小教会,那曾是他和帕姆新婚时聚会的地方。"我在祷告台前祷告,将我的心事向神倾诉",麦克回忆说,"……我想(和神)有交通,想再次体会那种很多很多年前,我和帕姆新婚时所感到的合一。"

  10年后,麦克终于向神坦白了自己和那个女人的关系是错误的。他向神祈求原谅,并最终感到了平安。

  两周后,曼迪打来了电话。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 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 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 看守的人就枉然警醒。"

  

  ——《诗篇》127章1节

  麦克对女儿说,他也希望他们的家能破镜重圆,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帕姆已经再婚了。

  "你一直也不了解情况,对吗?"曼迪问。其实帕姆又再次离婚了。

  几个月后,帕姆的离婚敲定了,她和麦克复合了。在麦克驶进前妻家的车道时,他听到了家庭生活的广播,是关于"家庭生活"难忘周末婚姻之旅活动的通告。广播里说:破碎的家与破碎的婚姻,皆可破镜重圆。

  那天,当麦克和帕姆谈话时,麦克问帕姆他们还有希望吗?她回答说:"我不知道我们的婚姻是否还能破镜重圆。但假设我确定它能,我们要怎么才能重新开始?"

  满目泪水地,麦克告诉帕姆他已经是一个不一样的人了。"我一直在道歉",他回忆说。帕姆也看出了麦克的不同,看出他是认真地想要再次追求她。他说他听说了一个营会,或许那个营会能帮助他们。

  于是,麦克没搬去科罗拉多,反而和帕姆一起去了"难忘周末"的营会。他们以离婚夫妇的身份参加营会,所以在每天营会结束后,会开车分别回各自的家。

  在那个周末的学习中,麦克发现自己其实是很缺少沟通技巧的人。"我需要更多地与帕姆交谈,需要将我的挫败和感受传递给她。"他意识到帕姆之所以常常不理解他,其实是因为他没能和帕姆交心分享。

  帕姆也意识到麦克不仅需要自己的聆听,还需要她能在他讲笑话时笑出来,并要跟随他的带领。"很多时候,当他想做点什么时",帕姆说,"我总是说'这不合我的个性,我做不来'"。但是在那个周末的营会里,她却学到了要如何支持丈夫。

  帕姆和麦克在难忘周末的营会后,交往了4个月左右,然后复婚了——复合了那本就不该破碎的:他们的婚姻。

  

  "我打发到你们中间的大军队, 就是蝗虫、蝻子、蚂蚱、剪虫, 那些年所吃的,我要补还你们。"

  

  ——《约珥书》2章25节。

  帕姆和麦克因为离婚而分开了10年,之前他们曾有过14年的共同生活。现在,他们刚刚又庆祝了再婚后的第11个结婚纪念日。

  曼迪对神恢复了她父母那破碎的关系感到非常感恩。她形容他们如今的婚姻关系是"绝对的健康"。但即使对神充满感恩,如今在谈起那失落的10年时,她也还是会感到深深的痛苦。"我不愿意(离婚)那种事情发生在我和我孩子的身上…….",她如此说,"我也不愿意任何人经历它!"

  麦克真希望自己多年前就能认罪悔改,承认自己与那个教会里的女人精神出轨。如果他能早点承认错误,或许他和帕姆就不会离婚了。

  而如果当初帕姆没有急着再婚呢?今天的帕姆承认自己当初或许只是为了向麦克证明自己也能找到人谈恋爱。但是,今天他们的生活已不再充满"如果",因为他们正在帮助彼此从错误中汲取教训。

  如今,麦克和帕姆会鼓励其他夫妻不要放弃婚姻。他们常常在教会里分享自己的见证,且他们所要传达的信息永远如一:盼望!"有许多夫妻对我们说:'你不明白,我们已经分开一年了'",或者他们会说,"我们已经离婚两年…….三年了。所以我们已经没有希望了。"

  遇到这种情况,麦克总是会笑着回答说:"好吧,但是让我告诉你们一对我所认识的夫妻的故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